AG体育_登录_首页-聪明的女人,都将自己活成了一束光
你的位置:AG体育_登录_首页 > 产品中心 > 聪明的女人,都将自己活成了一束光
聪明的女人,都将自己活成了一束光
时间:2021-09-11 11:01 点击:76 次

唐诗宋词古诗词唐诗宋词查询,古诗词分享!

图片

作者:慕玺,来源:唐诗宋词古诗词(ID:tsgsc8)

故事要追溯到麟德元年,上官相府的儿媳郑氏怀孕时做了一个梦,梦中道士给了她一杆秤,并对其说,可称量天下。

上官府中心心念念可称量天下的孩子终于诞生了,却是个女孩,让人不免心中失望。

可谁也没有想到,几十年后,这个女孩子不仅称量了天下诗词,还称量了天下政治,甚至达到了众多男子也无法企及的高度。

她的人生跌宕起伏,从一个罪奴,成为千古绝无仅有的“巾帼宰相”。

她的诗文一洗六朝余风,开启盛唐之音。

她的名字芳香史册,她的背影风华绝代,她的功绩不可磨灭。

吕温在诗中称赞她:自言才艺是天真,不服丈夫胜妇人。

她的名字你一定听过,叫做上官婉儿。

图片

图片

接受命运 是一种挑战

图片

上官婉儿是相府千金,含着金汤匙出生。原本的荣华富贵,可以一眼望到头。

可是,粉红娇嫩的小女婴还没来得及开口叫一声爷爷和爸爸,就遇到人生第一个岔路口,她的命运直接被改写。

尚在襁褓中的上官婉儿随母亲郑氏一同被贬为奴,来到掖庭宫干苦力。

古时的掖庭宫是关押奴才和罪臣女性家属的地方,干着刷马桶等宫里最脏最累的活。

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她的爷爷,当朝宰相上官仪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由于替唐高宗起草了“废后诏书”,而被武则天怀恨在心。

株连上官家族所有男性,只留下了上官婉儿和其母郑氏。

命苦的郑氏抱着怀里的女儿,日日垂泪。而这个襁褓中的小女婴不会知道这些改变意味着什么,也不知道等待他们母女俩的是怎样难熬的日子。

打出生起,她就被命运牢牢枷死。

她的父亲,在临死前,也只来得及留给她一个名字:婉儿,上官婉儿。

这已经是父亲拼尽全力所能给予她的一切。

婉儿在掖庭宫,吃着经年不变的食物,看母亲做着经年不变的苦力活,每一天都在重复着前一天,机械呆板的重复,让人绝望。

越穷苦的地方,人就越难以相处,掖庭宫里充满了恶意、鄙视、欺压。逐渐懂事的婉儿,她每日望着灰色的宫墙,心中就忍不住一阵难过,她踮起脚尖,望啊望啊,可无论再怎么努力她都看不到大明宫的一角。

失去了一切的郑氏,只有婉儿是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和动力。即便是在掖庭宫这样让人生不如死的地方,郑氏也强打起精神,收集一切可能的书籍,悉心培养女儿。

其他孩子干活之余玩游戏,婉儿从不参与,她不喜欢这些,只喜欢读书。书中的世界让她着迷。婉儿自小聪颖过人,无论母亲教什么,一学就会,读书也是过目不忘。

宫里有专门供女眷学习的地方,叫做内文学馆,藏书过万。郑氏找到上官仪曾经的学生,费尽千辛万苦把婉儿送过去学习。

婉儿十分争气,无论春夏秋冬,她都是最早到内文学馆的女子,把自己一头扎进书海,像海绵一样汲取着各类知识。

最冷的三九天,衣衫单薄的婉儿独自走在去文学馆的路上,她不时地呵气搓手,再攥紧冰冷的小拳头,放在脖子上享受着仅有余温。

从内文学馆返回一排排暗无天日的矮房路上,婉儿喜欢隔着高高的宫墙,眺望大明宫。在夕阳的映照下,那里到处金碧辉煌甚至亮的晃眼。很可惜的是,无论站在哪里,无论把脚尖点得多高,看到的都仅仅是大明宫的一角。

从小小的毛丫头学到了娉娉婷婷的才女。她的诗文妙趣横生,文采斐然,而且明达吏事,聪敏异常。

“露浓香被冷,月落锦屏虚。”她的诗句在掖庭宫里广为流传。提到上官婉儿,掖庭宫里无人不知晓。

越是低谷的时候,越不要自暴自弃,无所事事。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困境,只有不肯主动走出来的心。

上官婉儿在十三岁时终于等来了暴风雨后的彩虹。

图片

图片

识时务 是一种智慧

图片

凤仪二年,武则天听闻掖庭宫中竟然有这么个才学出众的人儿,决定亲自召见并现场出题考她。

上官婉儿被宫女领着,一步步走出甬道,又一步步走进大明宫的紫宸殿。

第一次,她看清楚了大明宫的全貌,不是在梦里。

第一次,她匍匐在天后的脚下,细语叩拜。

紫宸殿,那是正五品以上的官员才得以进来的地方,紫宸殿中间端坐凤脔椅上的天后似乎并无想象中那般可怕。

天后看着眼前这个素面粗布的小丫头,眉头蹙了蹙。想起了她的爷爷上官仪,若不是那次事故,眼前这个小丫头也该是穿金戴银的王权贵族。

天后不紧不慢地问道:“上官婉儿,对于你爷爷上官仪之事,你怎么看?”

十四岁的上官婉紧紧揪住自己的衣衫,半晌不语。

“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,不必拘谨。今日无论你说了什么,我都不会追究你和你母亲。”天后想知道,眼前这个无依无靠、没有家族势力傍身的小丫头如何看待当年的事。

“奴婢认为,那日的事祖父没有错,天后您也没有错。”婉儿轻声答道。

“此话怎讲?”天后来了兴趣。

“祖父力荐其主是尽人臣之本分,而天后您自救自保亦是常理。倘若当年天后被废,您和您的儿女也将如同刀俎下的鱼肉般任人宰割。或许圣上在位时能保您周全,但朝中重要臣子会继续进言圣上斩草除根,也许这些臣子里面也会有婉儿的祖父。”

天后被眼前这个小女子说得几乎倒吸一口冷气,可她表面却依旧波澜不惊,她凝视婉儿良久,然后说:“你说得很好,我希望这些话都是出自你的本心。”

“好了,说点轻松的,内文学馆的学士说,你天赋异禀,颇具文采,谈起经史子集,如数家珍,说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所以今天召你来是想看看你的本事。”

上官婉儿听题后微微一笑,提笔生风:

密叶因栽吐,新花逐剪舒。

攀条虽不谬,摘蕊讵智虚。

春至由来发,秋还未肯疏。

借问桃将李,相乱欲何如?

诗作须臾而成,天后拿起一看竟是文不加点,妙语连珠,一扫数日以来朝中的烦事的沉重和阴霾。

这篇通篇让天后频频点点头的诗作,却在她读到最后一句时,她停住了。

“借问桃将李,相乱欲何如?”

天后皱着眉头在心里反复低吟,莫非这丫头如此早熟,亦或是她的修为与悟性,超前到让她提早看清了宫里的纷纷扰扰。

良久,天后摇摇头笑了,十三岁的丫头哪懂什么“相乱欲何如”?“婉儿,让你来做当年你祖父为先皇和当今圣上做的事,执掌诏命,你可愿意?”

婉儿心里一惊,武后对她的身世毫不介怀的胸襟,让她瞬间百感交集。

十四岁的上官婉儿走到了人生的第二个岔路口。

是向天后请辞,继续回掖庭为奴?还是放下仇恨,做天后的左膀右臂?

“婉儿愿意。” 婉儿的心在剧烈的跳动。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武后竟然会将执掌诏命这样的大事交于自己。

与“灭族仇人”相见,我相信绝大部分人都是怀着痛恨和愤怒,就算不能“一剑泯恩仇”,也会选择人生陌路。

可假如选择前者,固然不用为仇人卖命,但终其一生只能洗洗涮涮,为奴为婢,在掖庭暗无天日的潦草过一生。

上官婉儿时常被噩梦惊醒,梦里梦外都是掖庭宫那灰色的墙壁、母亲刷不完的马桶和粗糙皲裂的双手,梦到面容模糊的爷爷和只留给她“婉儿”这个名字的父亲,她泪流满面,她的心在痛,她才十四岁,怎可这样苟且地度过一生。

好风凭借力,送她上青云,上官婉儿凭借出众的才华和手腕,得到天后恩宠,任命她为掌管“诏命”,也就是执行秘书,并同时一跃成为唐高宗的五品才人。她的政治生涯和历史上唯一的女皇一起上承永徽,下启开元。

作家吴晓波说过:“每一件与众不同的绝世好东西,都以无与伦比的勤奋为前提。要么是汗,要么是血,要么是大把的好时光。”

上官婉儿也曾遍体鳞伤,却在日复一日地努力中让伤口长出翅膀。所以,机会永远等待有准备的人。

图片

图片

放弃爱情 是一种无奈

图片

俗话说:“伴君如伴虎”。婉儿自小深宫长大,她当然明白其中的深意,得天后提拔后也依旧谨小慎微。从不恃宠而骄,始终尽心辅佐天后。

冰雪聪明的婉儿深得武则天的信任,担任丞相,参决政事,处理机务,行使国相职权。

甚至到圣历年间,婉儿的势力逐渐庞大时,武则天依然对她无比信任。百官奏章由她先阅,重大事宜与她商议。

同样是女人,同样的一波三折,一开始武则天惊异于这个姑娘的才华,也惊异她太像自己,每每看到她,就像在照镜子,情不自禁地喜欢这个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姑娘。

可武则天深知女人的弱点:容易为情所困,感情用事。

我们常说,看淡了爱情的女人往往混得风生水起。从古至今皆如此。

武则天也不是从一开始就信任婉儿,在一次次的试探中才真正放下戒备。

这就要说到上官婉儿的初恋,那时的她情窦初开,与太子李贤生出情愫,敞开少女情怀。

当时武则天的野心已逐渐显露,和唐高宗李治并称二圣,权倾朝野。任何触碰她利益的人都被她视为阶级敌人,包括自己的儿子。

太子李贤不淡定了,总是担心母亲会加害于他,因此在宫中私藏兵器,自以为未雨绸缪,可实际却作茧自缚。

他的这波操作,正好成为了母亲废黜自己的有力证据。

武则天派上官婉儿去东宫搜出了李贤私藏的武器。其实武后大可不必派婉儿去清洗东宫,她早已是枕戈以待,胜券在握。

婉儿和李贤的感情,武后一直是看在眼里,心知肚明。但她就是要派婉儿去搜集李贤谋反的证据,她要考验婉儿。

上官婉儿似乎走到了人生的第三个分岔路口。

是公事公办告发心上人?还是假装不知情地想办法为李贤开脱?

结果,李贤二十七岁被废黜,而那份致命的诏书就是自己的女朋友——上官婉儿亲笔所书。

武后欣慰了,她没有看错这个小丫头,她和自己是那么的相像。

是的,婉儿把爱情埋葬了,从此成为了武则天的心腹。

萧瑟的秋风中,没有人注意到废太子李贤的队伍朝巴州方向默默行进,李贤最后一次回望大明宫时,忽见婉儿骑马飞奔而来。

“上官才人是来看我们笑话的吧。”李贤的眼中满仇恨。

“奴婢是来送行的。”婉儿下马,微微施礼。婉儿把眼泪吞进肚里,她不曾让任何人看见,包括她的李贤。

内学馆里,婉儿熟读宫规礼仪、历史文化,这些书让她深谙历代臣子辅佐的规则和历代妃嫔的宫廷生存法则。

她没有背景,没有靠山,只有日日的小心谨慎;她没有拥抱,没有眼泪,只有和自己相处的孤独。

她的痛,原本只有李贤懂,可是任两个相爱的年轻人如何挣扎努力,都逃不开政治的漩涡。

感情被撞击的支离破碎,在历史的洪流中被淹没,不剩一粒沙。

经此一役,少女婉儿成熟了。她如履薄冰、步步为营。她看到了皇宫的残酷,弱肉强食,也懂得了只有权力才是唯一的保护伞。

权力可以让人死,也可以让人生。可以让人败落,也可以让人发迹。生死存亡只在朝堂之上,瞬息之间。

先谋生,再谋爱,是每个时代的女性都必须学习的重要一课。

图片

图片

审时度势 是一种态度

图片

时间的车轮继续向前,彼时坐拥天下的女皇武则天,她可以用一切最好的东西来装点自己。

但此时,她再也找不回曾经的青春年华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老迈而无能为力。

与此同时,朝堂上暗流涌动,有拥护女皇的,有拥护武家子弟的,也有举起李唐大旗的,每个人都到了站队的关键时期。

705年,张柬之拥护李显发动神龙政变,推翻了武则天的统治。

作为武则天亲信的上官婉儿陷入了人生中的又一个分岔路口:

是陪着武则天作为旧臣被打压?还是投靠新主?如果投靠新主,张柬之等人能给自己机会吗?

上官婉儿的破局思路让众人始料不及。

神龙政变后,上官婉儿离开洛阳和她陪伴了二十七年的武则天,转身从唐高宗的才人成为了唐中宗的昭仪。

神龙元年,册为昭容。

识时务者为俊杰,此时的上官婉儿不忠于个人,只忠于权力。

唐中宗时期是上官婉儿真正的高光时刻,她深得唐中宗李显和韦皇后的信任,专秉内政。上官婉儿凭着一己之力,总揽中宗朝廷的制诏工作,批复四方奏折,草拟朝廷诏令。

其母郑氏,封为沛国夫人,上官仪父子也恢复了名誉。

可唐中宗继承了父亲高宗的懦弱,很快被皇后韦氏和女儿安乐公主霸权。朝廷内忧外患不断。

婉儿快步上殿,望着一群身着朝服的大臣汗流浃背,一旁的安乐公主却得意洋洋。

“上官姑姑,我佩服你的才干,我自愧不如,可我毕竟也姓李,比起那个李重俊,我安乐究竟哪点不如?祖母能成为一代女皇,我安乐,又为何不行?”

上官婉儿对于韦皇后和女儿安乐公主的所作所为,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,她耐心的劝解:“自麟德年间,到最终登基,你的祖母为称帝足足准备了30年,而你呢安乐,莫说是你,就是你的父亲,回朝也不过十年,如果公主您仍纠缠于皇太女仪式,那无疑是自掘坟墓!”

“好你个上官婉儿,你竟然诅咒我。”安乐公主不依不饶地吼道。

“我是为你好,为李唐江山好。”婉儿极力反对并多次谏言中宗李显。

这个窝囊废却只是悲伤地喃喃:“我没有办法像母后武则天那样,为了这么个位子,为了手中的王权而不惜夫妻反目,子孙流散。”

公元710年,李显突然死亡,韦后专权。

随后,唐隆政变爆发,李隆基诛杀韦后和其女安乐公主。

而46岁的上官婉儿在李隆基的刀下香消玉殒,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。

这场政变是太平公主和李隆基共同谋划的,但李隆基深知,铲除了韦后一党,接下来就面临和姑姑太平公主的较量,而上官婉儿定会是太平的心腹,成为自己的敌对。

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,上官婉儿永远停留在风华未老的岁月里。

图片

图片

心怀玉珠 是真正的通透

图片

得知婉儿的死讯后,朝堂之下,顷刻间以泪沾襟者无数。

年仅60岁的刘幽求跪倒在李隆基面前老泪纵横。“平王可知下官是如何来到您身边的?”

这个问题李隆基从来没有想过。

“是昭容娘娘,她安排老臣好好辅佐平王您。还有一事,您也同样误会了昭容娘娘。”刘幽求已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“娘娘在宫外府邸设宴款待群臣及有志之士,其实不像他人说的那么不堪入耳,并非男女之事。娘娘是在暗自对这些人进行筛选,把有才华,想入朝为官的让如其所愿的为李唐江山出把力。”

“娘娘是真正懂您的人,他对您暗中施以援手,还有…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李隆基听不下去。

“您让在下说完吧,政变时让您坐镇宣武门也不是微臣的想法,是昭容娘娘,她说一来可以接应来宾方便指挥,退一步讲,这里进可攻,退可守,娘娘还为您秘密准备了2000名将士,即使政变失败,他们也会誓死护送你出城。”

“滚,你早干嘛去了。”李隆基怒吼着,眼底里的光却一点点黯了下去。

李隆基对婉儿的感情非常复杂,据说他在少年时就对这个“一日万机,两朝专美”的女子满心钦慕。他是杀了婉儿,但他的心比谁都痛,他爱惜她的才华,命人编著《上官婉儿文集二十卷》。

婉儿策划了一切,也预知了一切,却唯独落下了自己。

大殿上,那些曾被婉儿亲手提拔为朝官的寒门才俊们,想起了这位昔日虽正襟危坐,却出口成章,妙语连珠的主考,想起了她指点江山,为他们勾画盛唐美景时眼中的憧憬。

而今,曙光微晞,清晨的阳光映着每个人的脸庞,盛唐的新时代已经到来,而婉儿,她怎么能这样永远地倒下。

她的墓志铭出土后,残篇断简拼凑出的故事不禁让人感叹:婉儿也不过是一介女子,手无寸铁又没有家族的支撑,几十年如一日的勤勉高速、万无一失的运转,且总是立于不败之地。

她在文人世子眼中,并不是皇帝的普通妃嫔,也不仅仅是位高权重的宰相,而是众人仰望并甘愿为其称量的神。

血雨腥风的大唐盛世,上官婉儿宛如夜空中高挂的一轮明月。

她把自己活成了一道光,照亮并警醒后人:即便是在男权力量绝对主导的古代,女性也能创造更多的方向和可能。

她的结局也许让人唏嘘感叹,而漫漫人生路,最重要的并不是结局,因为时间最终会带走一切繁华,纸醉金迷都会消失。重要的是过程,只要不负当下,努力活出最精彩的自己,才是对人生最好的交代!

-作者-

慕玺,本名栗莎。从事企业新闻工作多年,作品散见于《人民日报》《中国能源报》及陕西省级媒体《陕西日报》《华商报》《三秦都市报》等。

现在新建了粉丝群以供各位诗友交流,想入群的朋友,请在后台输入加群(不是在留言区回复喔)。

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,关注后,

回复“唐诗”、“宋词”,即可查询诗词。

图片


当前网址:http://horoyoi-no.com/chanpinzhongxin/92030.html
tag:聪明,的,女人,都将,自己,活,成了,一束,光,